再见 好奇心日报

昨天下午,收到了人生第二份《离职证明》,我也正式在法律上不再属于好奇心日报了。

写这篇文章,缅怀一下这两年的时光,因为这段工作的结束需要一个仪式感。
同时也鼓励我下一段工作,希望接下来在头条依然能够保持旺盛的学习和工作热情,保持谦卑和自省的态度。
祝愿好奇心日报越来越好!

和好奇心日报的纠缠源于很早的外包,14年的一个周六晚上,中秋节前后,印象中天气很热,在TIT南边巷子里吃麻辣烫,广州麻辣烫的独有味道直到现在还让我流出口水。徐源说有个Android外包要做,做不?我说,当然做。那会儿事情不多,微信的工作虽然忙碌但压力不大,而且很规律。

当时已经有小半年没碰过Android的开发了,在微信新学习的iOS对我来讲挑战很大,也很有劲。工程建好的时候,感觉对eclipse、对java都很生疏,我很害怕,难道以前的本事都不会了吗?Android studio当时已经被google放出来1年了,但依然不像现在这么稳定,鉴于eclipse也生疏了,而且是独立开发,我果断转型了新IDE,现在想想当初付出的辛苦和努力是多么的正确。
那会儿我的Android开发技术和思想都很初级,初级到我都不忍心浏览当初的代码。从外包开始到现在这两年多以来,我见证了好奇心日报的成长,好奇心日报也见证了我技术的成熟。

再后来,公司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客户端开发,我就先后维护了iOS和Android两端的几个小版本,可能是公司感觉我还挺认真的吧,技术也不错,几个创始人萌生了挖我过去的想法。
没错,一开始,我是抗拒的。

但随着时间增加,心态慢慢有了变化。
在广州的一年,我的个人感情都停留在上一段的失败阴影中,对于爱情都比较抗拒,一直单身。
广州是一个粤语环境很浓郁的地方,有很强的本土文化,我又是一个在语言上毫无天赋的人,一直像一个旁观者在自己活着。
那时候和两个单身男生一起合租,微信下班很晚,我要11点多才到家,如果在工作日,我到家时房间是黑的,所有人都睡了,但如果放假前一天,我9点多就回去了,家里还是黑的,所有人都出去过节了。每当此时,都有一种浓郁的独在异乡为异客之感。

再后来,徐源和黄老师去广州专门找了我,说实话,那会太年轻,我没见过市面,没见过钱,确实心动了。而且当时齐修已经加入好奇心了,我想,他都认为不错,可能确实是个好机会吧。人一旦动心,好多时候就不可抗拒了,尽管后来好多条件没有和期望中那么好,我还是在年后突破阻力,毅然回到了北京,中途仅仅休息了一天,记得是周一离职的,周三就在这边入职了。

在好奇心日报,先是建立了整个Android的技术栈,微信给我最大的财富不是这个金子招牌,是教会了我的学习能力。

来了好奇心后,我的第一个下属是陈成,他是个很了解市面上开源框架的人,在修改和review他的代码过程中,我看了很多知名的开源库,了解了很多实现,以非常快的速度hold住了Android项目,终于打开了工作局面。那时候比较闲,我甚至养了一只小狗,她叫奥莉,但很不幸,后来她成为了我一直的伤痛。

刚入职的时候,有个叫张炜的iOS开发,我名义上是他的上级,却从没有真正领导过他。他性格很强,技术很好,我在他身上学会了很多,尤其是他后来留下的iOS代码,给我开阔了很多思维。

第二个真正意义的下属叫都基鹏,他也是个iOS开发,水平中规中矩,人有点懒惰,他和陈成一样,是在我之前就已经在公司的老员工,我作为空降领导其实在其中的关系是很复杂的,第一次带团队,遇上这些情况对我是个挑战。

入职不久,丁锟就来了我这里,帮我做Android客户端。他是我的发小,我多年的同学,我的好朋友、好哥们。他想向互联网方向转型,我也需要团队里有个“自己人”,所以就利用职务之便,把毫无经验的他拉过来做我手下。这是我第三个下属,丁锟很聪明,学东西快,但毕竟不是计算机出身,行业跨度很大,在他身上培养我也使了很多劲,也担心他以后会后悔自己的选择。索性,他现在已经混出来了,不在需要我带他了,我也替他高兴。

再后来,我先后又招了四个同事,随着人员流动,项目前进,制度建立,终于完善了队伍。好奇心日报也从1.0版本到了现在的3.3.6版本,可以说,每个版本都倾注着我的心血。

15年下半年到16年年初,我工作特别辛苦,几乎天天加班。
先是广告上线,当时后台技术也不成熟,半夜起来处理问题无数,印象深刻的被电话叫醒就足足有3次,其中两次来公司,另外一次在家搞到4点电脑没电,6点起床后来公司继续。
再之后是iPad版本,这是我投入了很多精力的一个版本,时间非常紧张,但事实上完成的很漂亮,1年多都没做过什么修复,扩展性和维护性都还不错,是我见过市面上对split view支持最好的一个iPad app。
然后就是紧张的3.0版本,一个翻天覆地的改变却要求在短短的1个多月完成,那会的脾气暴躁,火几乎一点就着,一直到16年春节前三天还在加班,最后几天我高烧到39度,这是我这两年唯一一次得病,年前2天的时候半夜我们提包,一直在公司到3点多,索性这个版本也很漂亮,上线后没什么大的问题,一切还算顺利。

3.0完成在16年年初,我当时非常不满意当时的工作,反感公司不重视技术团队,反感外行管理内行,反感上级的管理艺术太过粗暴,反感公司的薪酬和福利制度…同时,也对公司的发展心存悲观。
新年后,3.0版本稳定了,我找徐源谈,我说,出来工作,都是为了赚钱,或者现在给钱多,或者以后能发展好,公司现在给的薪水低于外面的,个人技术又没什么提高,而且公司也迟迟看不到爆发点,我打算离开了。那是16年的2月底三月初吧,和现在时间差不多,我当时面试了5家公司,拿了其中的4个offer,底气很足。
然而公司没有很使劲的挽留,我却也没走,可能是第一次跳槽之后,我对跳槽很谨慎吧;也可能公司给了薪水的提升,外面的薪水也没那么有吸引力了,而且徐源也承诺改变一些制度,承诺扩充团队的,让我权衡起来还想再看一年吧;也有可能当时勇哥加入公司,让我又对公司的发展燃起希望了吧?

大规模招人也在我决定留下开始,上面说的又招来的4个同事都是那之后的事情了。
16年这一年,我完善组建了团队,慢慢从一个工程师转变成了架构师和真正的team leader,有了项目管理、代码管理和团队管理建设的经验和心得。
16年这一年,由于个人争取的缘故,多了个人学习的时间,完整的看了很多的Android和iOS领域的开源代码,提高了很多。
16年这一年,由于位置的缘故,在团队大胆采用react native,扩展了技术栈,开阔了视野,感觉没有虚度自己的光阴。

然而,小团队的瓶颈也在不断的收获后越来越清晰,虽然薪水还不错,但我还是希望更多的提高,我希望能在深度上有更多的学习,更好的平台,以及更清晰的公司发展。这一次我的目标很明确,只面试了3个公司,也非常幸运的拿到了全部的offer,分别是支付宝、今日头条和快手。支付宝是我当时最想去的公司,慕名其光环;头条是在16年面试的时候认识了俞鑫,他知道我一直希望寻求一个team leader的角色,可能我在之前的面试他非常满意吧,这一次头条扩张业务线主动邀请了我;快手其实没那么渴望去,是那会等待支付宝和头条offer时候比较无聊,武泽推荐的,慕名其土豪的名声~
从个人的职业生涯规划来讲,头条的这个职位是最理想的选择,我甚至没有一点算计薪水情况,诚然薪水我也很满意。这一次,没有纠结,我很坚定,也跃跃欲试,希望到头条创造更多的价值。

从头到尾,在好奇心日报一共工作了23个月,包含之前在微信的13个月,工作了整整3年。
我最感谢好奇心日报的,是它带给我宽松和自由的时间,我的母亲在15年出现了眼底出血,去过很多次医院,我甚至不用请假就可以一上午一上午的陪她辗转于医院和家里,做激光手术的时候经常下午3点多才到公司,这份福利我一直享受到现在,这周的所有上午,我依然陪着我的母亲周转与3个医院之间。
还有,我要感谢好奇心日报,感谢徐源,信任我给了我独当一面的机会,从更好的高度看待一个app,看待客户端的技术栈,学习了技术,也锻炼了团队管理技巧。
我还要感谢我的组员,我第一次带队伍,很多次试错,他们给了我的宽容和温暖。
而且,在好奇心日报这两年,由于工作环境的宽松,我和父母先后在北京、香河、燕郊买了3个房子,二手房的手续繁多复杂,如果在其它公司,很难有这么充裕的时间。也得益于公司在北京东部,我才有这么方便的机会。

前天,在组内做交接,我讲了很多设计上的思考和代码的规范,最后我说,这些都是我的建议,反正,以后是你们来写,爱怎么写就这么写吧,反正,这些代码就交给你们了。
说完我眼睛就湿了。

写到这,想起下午和邹韵说的话,“好奇心日报的Android和iOS客户端,从1.0版本到现在,它的每个功能,每次改版,每个优化,每一行代码都倾注我的心血,从明天开始,它就归别人管了”。

附两个合影吧,纪念我这次热血的经历:

qdailyteam1

qdailyteam2